1. <span id="dcycd"><blockquote id="dcycd"></blockquote></span>
    <acronym id="dcycd"></acronym><optgroup id="dcycd"></optgroup>

    
    
    <track id="dcycd"><em id="dcycd"></em></track>

    金字招牌響亮不代表就有了競爭力

    • 格隆匯
    • 2021-08-18 16:52:28

    隨著時光變遷,承載老一代人擁有的共同記憶早已遠去,而適應新時代的新品牌、新品類的崛起正一步步加速老字號淘汰。

    正因如此,今年以來張小泉、五芳齋、冰峰飲料等一些老字號品牌紛紛謀求上市。近日,擁有“中華老字號”頭銜的中藥集團天津同仁堂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同仁堂”)欲沖刺A股創業板,民生證券為其保薦人。

    此“同仁堂”非彼“同仁堂”。天津同仁堂雖與北京同仁堂之間也頗有歷史淵源,但無論是營收規模還是知名度,都與其相距甚遠,如今正面臨產品結構單一,推廣費用較高等問題。

    “同仁堂”的承襲

    同仁堂是聞名遐邇的老字號,除了正統的北京同仁堂外,還有天津同仁堂、南京同仁堂、成都同仁堂、臺灣同仁堂。

    由樂氏家族創立于清代的同仁堂,憑借著宮廷御藥供奉的殊榮受到各方尊敬,不過在發展過程中也經歷了諸多坎坷和波折。

    就在同仁堂面臨資金周轉困難、資不抵債的時候,當家樂家十世祖樂平泉不得不對外招股,樂家姻親張益堂入股樂家老鋪,開始統領經營、分管制藥。

    幾經波折后,道光二十三年,樂平泉成功地將同仁堂收回自營。此時的張益堂,從北京同仁堂贖股后便到天津另立門戶,經營“張家藥鋪”,1852年更名為天津同仁堂。

    民國期間,兩家人還為“同仁堂”這個名號打起了官司。不過,因張益堂是樂家女婿的緣故,除了賠償外,判決天津同仁堂只能使用“天津同仁堂合記”的名字,不能售賣北京同仁堂的藥品和使用其的商標。

    時至今日,天津同仁堂也沒有與北京同仁堂相同的藥品,其商標也為“太陽”、“紅花”等。

    到了1956年,天津同仁堂走上公私合營之路。2002年,完成股份制改革。當時的第一大股東為天津市藥材集團公司,持股比例為40%,屬于國有控股企業。

    此后數年,天津同仁堂又歷經了多次股權轉讓,國有股東全部退出,取而代之的是張彥森家族,2016年,張彥森家族控制了天津同仁堂60%的股權。

    不過,關于天津同仁堂的由來,市場還有著其他說法。最早可以追溯到明崇禎十七年(1644年),當時一場瘟疫侵襲了天津西頭,張家先人為民診病送藥,有效地控制了瘟疫蔓延,就此由張家先人創辦的百年老字號天津同仁堂在津門聲名鵲起。

    無論歷史如何,傳承下來的老字號天津同仁堂更需要的是重新審視未來和現實。

    從雜技演員到資本家

    如今的天津同仁堂不再屬于國有資產,與北京同仁堂的關系也已分道揚鑣,它的背后不得不提的便是實控人張彥森。

    出生于河北吳橋的張彥森,從小練就了一身的好功夫。1971年,順利地考進了天津雜技團,開啟了22年的雜技團工作生涯。

    1994年,張彥森決定下海經商,最初以文化交流為主業。隨著時間變遷,張彥森在90年代末做起了餐飲生意,陸續經營起中華燉品酒店、三六三酒店等六個酒樓。

    就在餐飲業風生水起的時候,張彥森又將目光轉向了面臨嚴重虧損、設備陳舊、技術落后而正在國企改制的天津同仁堂,一步步拿下了其控股權。

    IPO前夕,張彥森直接控股公司41%股權,與夫人高桂琴通過潤福森間接持有公司18%股權,合計控股天津同仁堂59%的股份;其兄弟張彥明持股占比1%。除此之外,今年3月麗珠集團接力天士力投資40%股權,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不僅是天津同仁堂,張彥森對老字號情有獨鐘,2000年以來,先后參與了天津另一家老字號宏仁堂股份改制,并以1.06億元將國有的“天津三絕”之一的狗不理收歸囊下。

    經過一系列資本操作,張彥森被稱為“天津老字號收割機”也不為過。

    老字號最大的賣點就是文化故事,重視手藝傳承,但在資本市場中想講好“故事”,還得倚靠事實說話。狗不理在2014年沖刺IPO失敗后,換乘新三板,在此期間業績雖有增長,但毛利率卻連續三年下滑,到了2020年從新三板摘牌。

    此次上市的天津同仁堂,在2018年也曾沖刺A股市場但未果而轉道新三板,那么,這次公司卷土重來能否如愿呢?

    IPO能否成功?

    天津同仁堂主要從事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其產品覆蓋片劑、硬膠囊劑、顆粒劑、糖漿劑、口服液、口服溶液劑、橡膠膏劑、散劑等8種劑型,涉及治療領域包括泌尿系統中的腎臟病、心腦血管疾病及周圍血管疾病等。

    目前,公司擁有114個藥品批準文號,32種藥品被列入國家醫保目錄,11種藥品被列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

    2018年-2020年,天津同仁堂實現營業收入有6.66億元增長至8.18億元,年復合增速達10.87%;歸母凈利潤由1.43億元增長至1.61億元,年復合增速只有6.15%;毛利率在80%左右。無論從收入規模還是利潤,天津同仁堂與北京同仁堂差的不是一個級別,后者2020年實現營收128億元,歸母凈利潤10億元。

    仔細來看,天津同仁堂仍存在不少問題值得關注。

    1、主靠三大產品,研發投入較低

    從營收結構來看,近三年來公司收入來源主要來自腎炎康復片、血府逐瘀膠囊和脈管復康片這三個品種,且占比相對穩定。其中,前兩者合計收入占比一直在75%左右。值得一提的是,腎炎康復片(1999年-2013年)、脈管復康片(2004年-2018年)曾被評為中藥二級保護品種,現在均已過期。

    在行業集采的大背景下,去年12月14日,首批中成藥企業談判結果出爐,相關中成藥最終降價三分之一左右。盡管公司目前未有產品入選集采目錄,但隨著集采制度的推進,未來產品納入集采范疇的可能性將會提升,或對其生產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相較于西藥,中藥更講究對人全身系統的調節以及需要更長周期的治療,進而導致其研發過程、臨床驗證更為繁瑣且周期性長。對于天津同仁堂來說,研發新產品所投入的時間和資本可能并不劃算,還是吃老本來的更加舒適。

    這也能解釋為何多年來天津同仁堂的產品銷售高度集中的情況沒有得到改善。在藥品研發投入方面,其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在3%左右,與行業平均4%的研發費用率還有一段距離。

    簡單來看,缺少創新、躺平思想是天津同仁堂發展停滯不前的原因之一。

    2、經銷為主,推廣費用較高

    從銷售模式上看,天津同仁堂的絕大部分營收來自于配送經銷,占營收的比重高達近99%。

    在這種模式下,天津同仁堂藥品的直接銷售對象為配送經銷商,終端客戶以公立醫療機構為主。雖然配送模式是“兩票制”新政策下應運而生的模式,但同時其銷售費用也較高,主要是因為配送經銷商一般只承擔產品的配送工作,而產品的市場推廣則由天津同仁堂負責,以第三方推廣為主。

    2018年-2020年,天津同仁堂的銷售費用由3.11億元增長至4.01億元,年復合增速13.67%。其中,市場推廣費占據絕對大頭,2020年達3.64億元,占營收的比重接近45%??梢钥吹?,公司的市場推廣費用不斷增長,年復合增速高于營收的增長。

    小結

    老字號本身的確是一塊金字招牌,但招牌響亮不代表就有了競爭力。

    新中國成立至今,中華老字號數量由16000家減少至商務部認定的1128家,這其中有超過一半的老字號需要依靠政府的補貼才能勉強生存。究其原由,老字號的衰敗與其自身存在的產品老舊、創新力不足、技術落后、資金有限等問題不無關聯。

    對于天津同仁堂而言,亦不例外。在市場競爭加劇的今天,公司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單純依賴老字號品牌是無法令基業長青,如果仍固守本源,終究會被人們遺忘。天津同仁堂,也是時候該放下身段了,以更年輕、更具創新力的方式展現實力。

    分享到:
    ?
    • 至少輸入5個字符
    • 表情

    熱門資訊

     

    聯系郵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 法律支持:廣東海新律師事務所 劉海濤 律師

    粵ICP備18023326號-36未經授權不得鏡像、轉載、摘抄本站內容,違者必究!Copyright 2016 IGDZ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之窗 版權所有


    亚洲人成无码网在线观看

    1. <span id="dcycd"><blockquote id="dcycd"></blockquote></span>
      <acronym id="dcycd"></acronym><optgroup id="dcycd"></optgroup>

      
      
      <track id="dcycd"><em id="dcycd"></em></track>